商业只是华大基因副产品,运用基因研究保护云

2019-08-23 作者:农科会展   |   浏览(193)

核心提示: 昨天,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汪建应省科技厅邀请,做客云南科学大讲坛,演讲《基因产业的创新与发展》。风趣幽默的汪建,用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

图片 1

[在汪建看来没有哪个互联网公司是华大基因需要对标的。他对硅谷的互联网公司保持着敬畏和距离,如果说谷歌等互联网公司“改变”了社会,华大基因要做的是“造福”社会。]

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拟与云南合作开展“四大名鱼”等名贵特有鱼类的保护、育种与产业化利用。 昨天,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汪建应省科技厅邀请,做客云南科学大讲坛,演讲《基因产业的创新与发展》。风趣幽默的汪建,用调侃式的语言作了一场精彩演讲。 幽默词汇:科技民工 去年创造产值达10亿元 开场白后,汪建幽默地介绍了华大基因研究院。“华大是个什么东西呢?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华大。”“我们是科技民工大本营。为什么叫民工呢?首先我们得自己养活自己。我们是地方事业单位,但仅有些项目拨款。我们的性质是世界级科技民工;我们是流动群体,做到哪儿就搬到哪儿。我们的职称无,我们的主管单位无。我们的业余爱好是探索和发明。” 2007年,汪建南下深圳二次创业时,其团队不到100人。但在这短短的几年间,这群“科技民工”,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。2008年完成了第一个中国人全基因组图谱;2009年启动了“世界三极动物基因组计划”、“千种动植物、万种微生物基因组计划”等重大项目。现如今,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基因检测中心。 如今,汪建的这支“特种兵团”已经发展到4000多人的规模,其平均年龄在25岁;2010年的产值达到10亿元。 幽默词汇:活得精彩 今年下半年的目标是昆明 “华大的关键词是生、活,读写玩。”汪建说,“生下来就要活下去,光活下去还不行,还要活得精彩。什么叫活得精彩?” 华大1999年在北京成立,2001年搬到杭州,2007年搬到了深圳,2009年在香港买了一栋楼,去年在武汉又进行了扩展。去年下半年在波士顿、哥本哈根建了两个中心。今年下半年的目标是昆明。“华大的精彩历程就是四处流窜,越活越好。” 幽默词汇:干点正事 拟与云南开展多项研究 “活得精彩还得干点正事,现在讲讲华大的读写玩。”演讲中的汪建,一直不忘风趣。 他说,父母亲留给孩子的是什么呢?是DNA,是基因,而这样的基因怎样影响人们的一生。这本书有人读过吗?读得清楚吗?华大基因研究院想和昆华医院合作,共同开展新生儿出生缺陷研究。昆华医院遗传诊断中心在遗传咨询、遗传病诊断、新生儿疾病筛查和治疗等方面,具有很好的临床经验;而华大基因研究院又有先进的基因检测技术和人才,双方在出生缺陷领域有广阔的合作前景。 “云南有读不完的生物多样性关系,云南有写不完的民生项目。”汪建说,过去几年,华大跟云南有过多次合作,开展了云南大学12个食线虫真菌的基因组测序、遂蜂基因组测序及重测序分析等近100个项目的合作,项目总费用达2500万元。 这次拟合作开展云南名贵特有鱼类的保护、育种与产业化利用。重点物种是滇池金线鱼、洱海大理弓鱼、星云湖大头鲤、抚仙湖抗浪鱼,以及国际河流的长臀刀鲇等。“如果云南四大名鱼有基因序列,那么都可以繁殖成功。”

2017年,18岁的华大基因迎来成年礼并登陆A股。

华大基因上市之前被投资机构踏破门槛的故事至今为人熟知。为何资本市场予以厚待?华大是国内基因科技领域的开拓者和执牛耳者,代表中国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,和多个地方政府合作进行出生缺陷清零。

华大基因集团联合创始人、董事长汪建可能是对“商业”抵触情绪最为浓厚的企业家。在他的理念里,“商业”永远是华大的副产品,理解华大要从科学角度而非商业角度,华大旨在造福社会而非改变社会。

从科学技术发展进程的视角出发,基因科技可以和互联网科技相对比,两者的发展均始于上世纪中叶。但互联网领域产生了英特尔、谷歌、Facebook等改变社会的巨头公司,基因领域的发展则稍显黯淡。

汪建认为,这是因为互联网科技已经有了前期的理论基础,相比之下基因科技有50年的认知滞后期,基因科技理论基础是在人类基因组计划完成之后才奠定。

人类基因组计划1990年正式启动。上世纪90年代末期,毛细血管电泳仪的出现使得测序成本大幅降低,测序进程也加快——是谓“超摩尔定律”。汪建等人感觉不能再等,华大应运而生,并代表中国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,牵头负责人类基因组计划中的“中国部分”。

“当时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没钱没力出个人气、出个吆喝都行,我把我的几百万元、身家性命拿出来,杨焕明(华大基因集团联合创始人、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理事长)把家里全部存折给了我,大家是这么干的。”汪建称。

在“超摩尔定律”作用下,人类基因组计划推进过程不断加快。2000年6月,人类基因组草图的绘制工作已经完成;2007年5月,世界首份个人DNA图谱出炉。也是在这一年,华大离开北京落户深圳,并在深圳市政府的支持下成立华大基因研究院。

此后,华大基因研究院多次在《Nature》《Science》等国际期刊发表论文,科研、产业成果超出市政府预期。时任深圳市长许勤,亲自下厨为华大人做了一锅红烧肉,以示“嘉奖”。

作为国内基因测序领域的拓荒者,华大不仅研发成果突出,规模水平也远超同行。2010年,华大购买Illumina公司的128台HiSeq2000测序仪,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基因测序公司。

出生缺陷的防控是基因测序的重要应用领域。华大基因上市敲钟仪式上,汪建称“上市敲响的是基因相关疾病的丧钟”。华大基因和政府的合作项目不断落地。除了深圳、青岛等一、二线城市,华大基因也用“帮扶”的方式在贫困地区推进出生缺陷清零。2017年4月,华大与西藏自治区卫计委签约,华大捐赠设备,双方共同推进西藏自治区包虫病筛查及其他重大传染/感染性疾病的调查与防治工作。

使命感伴随着华大的成长,公共卫生领域中也能见到华大的身影。2003年非典肆虐时,华大在国内率先破译四株SARS病毒全基因组序列,在全球首个公布SARS诊断试剂盒,并将价值过亿元的30万人份试剂盒无偿捐赠给社会。

当基因科技理论认知已经完成,基因领域会否出现和互联网巨头规模齐等的公司?汪建认为会,可在他看来,没有哪个互联网公司是华大基因需要对标的。他对硅谷的互联网公司保持着敬畏和距离,如果说谷歌等互联网公司“改变”了社会,华大基因要做的是“造福”社会。

成立华大时,汪建定下了科学发现、技术发明、产业发展“三发三带”的模式,20年过去,这一模式没有变过。“我们所有的项目先看能不能造福人类,能够造福人类的项目先上;不能的话,看能不能改变现有的生产和生活方式,能够就凑合。这两个都不能,那就枪毙。”

在汪建看来,商业永远是华大基因的副产品,汪建对“商业”的抵触情绪可能超过了中国所有的企业老板,“不许写商业计划书,写商业计划书就是投机取巧,偷鸡摸狗。”

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,汪建没有直接回应华大基因的市场份额、竞争对手等问题,称不喜欢“市场”两字。汪建认为“市场”是商业思路,商业、工业的结局是过剩。而华大需要从科学的思路去认知,华大的目标是服务整个人类,“这是一个无穷无尽的领域”。

但上市意味着定期向投资者交上成绩单,在商言商变得尤为重要。汪建称,目前基于BGISEQ-500做全基因组测序的价格是600美元,华大内部有一个降低测序成本的目标,通过低成本来覆盖全球变得可期可行。

"为什么要从商业去考虑?——从商业考虑我也是赢啊。当价格趋向零的时候,为人民服务,把疾病清零的价值有多大?随便怎么都是无穷大。”汪建称。

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发布于农科会展,转载请注明出处:商业只是华大基因副产品,运用基因研究保护云

关键词: 管家婆